【国际要闻】新格陵兰岛地图显示冰川面临更多风险
来源: https://article.wn.com/view/2017/11/01/New_Greenland_Maps_Show_More_Glaciers_at_Risk
被阅读 23 次
2018-01-05

2017年11月3日

左图:表示格陵兰岛从海平面以下1500米(深蓝),到海拔1500米(棕色)的地形颜色编码。

右图:表示海平面以下区域与海洋相连;更深颜色表示海域更深。细白线勾勒出冰盖当前范围。来源: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(UCI

格陵兰岛巨大冰原下的沿海海床和基岩新地图显示,与以前所预测的比较,海岸冰川正面临着2到4倍的加速融化的风险。

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(UCI)、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和其他30家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发布了从未编制的最全面、最精确、最清晰的格陵兰岛基岩和沿海海底地形图。在这些由众多数据构建的新地图中,包括NASA格陵兰海洋融化(OMG)活动观测数据。

论文主要作者UCI大学的Mathieu Morlighem在早些时候的一篇论文中表明,OMG对格陵兰岛峡湾的形状和深度的测量,或深海测深的数据,不仅提高了科学家对海岸线的认知,而且还包括流入海洋冰川下的内陆基岩的分析结果。这是因为,冰川与海洋相遇的深度测量,限制了基岩在上游的形状。

Morlighem认为,越靠近海岸线,水深测量数据对于理解陆地地形就越有价值。与其他科考活动相比,OMG的独特之处在于,它们直接进入了峡湾,尽可能接近冰川的锋面。这对基岩地图形成有很大帮助。

此外,OMG科学调查活动还首次对格陵兰岛海岸的大片区域进行了勘测。没有峡湾数据记录,就很难对海面以下的冰川深度进行估测。

OMG数据只是Morlighem和他的团队使用的被命名为BedMachine的冰盖绘图仪获取的众多数据集中的1个。另一个全面的来源是基于NASA“冰桥(IceBridge)行动”航空测量结果。IceBridge通过沿着飞机飞行路径对冰层厚度进行直接测量。

这就形成了一系列长而窄的数据条带,而不是一张完整的冰盖地图。除NASA以外,还有近40个国际合作机构也提供了格陵兰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测量数据。

包括OMG在内,没有任何一项勘测覆盖了格陵兰岛漫长曲折海岸线上的每一个冰川。为了从研究区域稀少的数据判断海床地形,BedMachine绘图仪利用包括质量守恒在内的多项物理原理,在现有数据点间给出海床观测的平均值。

新地图显示,与早期地图显示结果比较,2到4倍以上的海洋冰川延伸到海面以下200米。这是个坏消息,因为格陵兰岛周围200米高的上层水来自北极,而且相对寒冷。

它下面的水来自更远的南方,比上面的水要热3到4摄氏度。固定在更深地方的冰川暴露在温暖的海水中,这使它们更快地融化。

Morlighem研究团队利用这些地图对格陵兰岛冰川总量估值进行修改,如果冰层完全融化的话,它可能会增加全球海平面上升幅度,这在未来几百年内不会发生。新的海平面上升估值要高7厘米,格陵兰岛冰川全部融化对全球海平面上升潜在的总支出为7.42米。

OMG首席研究员,JPL的 Josh Willis指出(他本人没有参加地图的制作),这些结果表明,格陵兰岛冰层受到气候变化的胁迫比我们预想的结果更糟。

10月23日,OMG科学活动完成了第二年度航空测量,首次测量了环岛温暖的海水量,对格陵兰冰盖损失估测产生作用。

除一次性水深测量外,OMG还获取了200多个峡湾地区冰层变化高度和海洋温度、盐度的年度测量值。Morlighem期待通过航测数据对BedMachine地图做进一步改进。

 

原文题目:

New Greenland Maps Show More Glaciers at Risk

资料来源:

https://article.wn.com/view/2017/11/01/New_Greenland_Maps_Show_More_Glaciers_at_Risk

 

(王化编译,殷永元审核)